纽约时间: 1月16日 星期日
首页       美国       大洋洲       欧洲       南美洲       北美洲       亚洲       港澳       中国       国际       非洲       台湾
移民    地球
宇宙    探索
华人    奇闻
财经    影视
金融    音乐
经济    明星
军事    西医
科技    中医
历史    养生
体育    文化
教育    艺术
学术    娱乐
食品    环保
健康    生活
美食    人物
纪检    房产
法律    时尚
摄影    美容
汽车    传媒
旅游    能源
典故    民航
华北地区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华中地区  河南  湖南  湖北    华南地区  广东  广西  海南    华东地区  浙江  江苏  山东  
福建  江西  安徽  上海  西北地区  陕西  甘肃  宁夏  青海  新疆  东北地区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西南地区  四川  贵州  云南  重庆  西藏  
“清朝最后格格”爱新觉罗·显琦去世 享年95岁
2014-05-29 09:10:42   (被阅读 1538 次)
图片上:“清朝最后的格格”:爱新觉罗·显琦。
图片中:“伪满”时期溥仪访问日本,与日本天皇观看阅兵式。
图片下:年轻时的川岛芳子在日本游船上。
凤凰网 2014年05月28日10:43
据报道,川岛芳子的胞妹、被称为“清朝最后的格格”的爱新觉罗·显琦去世,享年95岁。
1918年,流亡于旅顺、仍沉浸于恢复大清帝业的肃亲王善耆迎来了他的第38个孩子,他为这个小生命取名爱新觉罗·显琦——90年后,当“公民金默玉”回望当年那个肃王府的十七格格时,这位最后的格格,也完成了对中国最后一代王朝的记忆和见证。
末代肃亲王
1922年父亲去世时,我只有4岁,所以我对父亲没什么印象,也是从书上知道他的许多事情的,比如当年汪精卫刺杀摄政王载沣失败被捕后,是父亲审的他。父亲见汪精卫谈吐不凡,很爱惜他,虽然两人在保皇与革命的问题上谁也说服不了谁,但父亲觉得汪精卫是个人才。所以汪精卫能免于一死,父亲起了很大作用。
我们家是正宗的正黄旗,追根溯源,我们这一支的祖先、第一代肃亲王叫豪格,他是清太宗皇太极的长子,骁勇善战,后来成为八大“铁帽子王”之一。皇太极去世后,他与多尔衮争皇位,多尔衮得势后,他备受迫害,很早就去世了。
父亲爱新觉罗·善耆,是第十代、也是末代肃亲王。如今很多史学家都认为他是位开明之士,当年他极力主张君主立宪,也曾向西太后谏言过,但西太后听后不悦,把他和恭王一起轰下去了。父亲下去后大哭一场,觉得清朝完了。西太后每年过生日,那些王公大臣都要进贡,父亲想让她见识一下国外那些先进东西,告诉她“人家文明都发展到这个程度了,大清朝别再妄自尊大了”。他处心积虑,让人从英国、法国运来了好多东西,比如沙发、摇椅、望远镜、留声机等等。但那些东西运回来后,有人说:肃亲王要篡位。他一生气,就把它们留在自己家了,我小时候还玩过。
父亲对清朝忠心耿耿,1912年,他痛哭流涕反对溥仪退位,是唯一拒绝在退位诏书上签字的亲王。溥仪逊位后,他跟全家人说,国家都亡了,个人生活不能太奢侈,所以要家里人穿得简单些。母亲她们都有丝绸,也不能故意扔了,所以平时就在外面穿一件布衣。我的三娘特胖,怕热,只有她平时可以穿一件纱衣。其他人上下都得是布的,不许穿丝的。所以父亲死后被溥仪“赐”谥号为“忠”,追封为“肃忠亲王”。父亲在56岁那年暴病而死,有1位正夫人、4位侧夫人,生了38个孩子,我是最小的一个,肃王府里的十七格格。我有21个哥哥,16个姐姐。在王府里,我们管正夫人叫“奶奶”,管自己的母亲叫“娘”。我的生母是第四侧夫人,我对母亲印象不多,只记得她挺好强的,老是盘腿看书。母亲是在父亲去世之前死的,据奶妈她们说,母亲是侍候父亲累死的。就这样,我4岁那年,一个月之内没了父亲和母亲。
没落皇族
父亲去世3周年时被运回北京安葬。记得当时给准备了一辆火车,父亲的棺木在前头母亲在后头。几乎所有旅顺人都出来看,附近的农民头一天赶着马车来、晚上住在马车里就为了等着看热闹。据说现在有些老人还能记得当时的“盛况”。送葬的队伍很长,按照规定,抬灵柩的人要64人,加上路上换班的那套人马,一共128人。送葬的亲友多达数百人,因为队伍太长,从旅顺家中到火车站整整用了一天。灵柩用火车经奉天(今辽宁省)、山海关到达北京,是袁世凯亲自在车站迎接的。那一次也是我第一次到北京。父亲去世时,正在东京留学的三姐显珊也回来奔丧,之后她再也没回去。按照那时的规矩,王爷身边的女人如果没生男孩就不能被册封,像我母亲17岁生了我大哥,因为头胎就是男孩,所以她被册封得早。而三姐的母亲刚生下她就去世了,我父亲挺可怜她的,所以父亲在世时她在家里耀武扬威的,大家对这个三格格有点又恨又怕。父亲一去世,她没地方可去,就把我和十六姐要过去,我俩分的家产都归了她。三姐终身未嫁,最终死在教堂里。
我在旅顺待到13岁,小学毕业那年,溥仪的“满洲国”也成立了,我去长春上了很短一段时间的学。那时我几个哥哥在“满洲国”谋得了一官半职——同母的大哥金宪立任“齐齐哈尔市长”,后来他跟人闹别扭也不干了,要去日本;当时川岛芳子也在长春,哥哥们怕我受她影响,就把我一起带到日本了。1940年,溥仪作为“满洲国皇帝”到日本访问,还被裕仁天皇接见过。“大使馆”组织我们留学生去见他,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溥仪,他站在台阶上,我们站在底下看,但没有欢呼,也没有像日本人那样敬礼。我见了溥仪也没激动,可能因为我小时候受的是西式教育,对清朝那一套也比较淡漠。
我在日本上的是东京女子学习院英文系,每个月都有人从我们在大连的房地产公司那里寄钱给我,100块“小洋”,不够的话打电报让家里再寄。100块相当于现在的1万块钱吧,我也花不完,一个学生哪用得了那么多钱?
那时我们家被川岛浪速控制着,川岛浪速就是利用我们家起家的。川岛浪速就怕我父亲一个人,他看透了我们家,哥哥们都无能,年纪大的几个哥哥都抽大烟,年纪小的还在上学。父亲一死,我们家也没什么人顶事,整个家就被川岛控制了。
从十四格格到川岛芳子
当年我因为川岛芳子而在秦城监狱被关了15年,曾经下决心:这辈子再也不谈川岛芳子,但我发现她总是我这辈子绕不过的一个话题。
我母亲一共生了9个孩子,显玗是长女,也是全家17个女孩的第14个,5岁左右被川岛浪速带到日本,成了他的养女,肃王府的十四格格从此成了“川岛芳子”。我有个七哥叫金璧东,在“伪满洲国”时期任“黑龙江省省长”,川岛芳子顺着这位哥哥,把自己的中文名字改成金璧辉。川岛芳子没怎么念过书,但人聪明,虽然没学过俄文,但是在哈尔滨待了几个月后,俄文说得噼里啪啦的。
1927年,川岛芳子回旅顺准备结婚时,我才第一次见到了这个比我大13岁的十四姐。在我母亲生的3个女儿里,川岛芳子最漂亮,性格外向,挺明朗的。我见到她时,她一直梳男头,穿男装,不管西服也罢,和服也罢,还是军装,都是男性化打扮。听说她只是早期在天津“东兴楼”时期穿过女装,我有时也用日语喊她“兄长”。
跟川岛芳子结婚的人叫甘珠尔扎布,他是蒙古王公巴布扎布的二儿子甘珠尔扎布。甘珠尔扎布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他特别喜欢芳子,一心想娶她为妻。甘珠尔扎布的母亲就跟我三姐提亲,说来说去就成了。川岛芳子结婚那天挺热闹的,全大连、旅顺的日本人都参加了婚礼。川岛芳子不怎么喜欢甘珠尔扎布,再说她哪是在家待得住的人?婚后不久她就从旅顺搬到了大连,不到一年,又离开了大连。甘珠尔扎布的姐姐后来嫁给了我九哥,成了我九嫂。听我九嫂说芳子自己跑回日本了,甘珠尔扎布后来又找了一位夫人,长得挺漂亮的,生了5个孩子。
我和十六姐后来到长春读书时,川岛芳子也在那里,自己住在一幢房子里。川岛芳子虽然没见过我几面,但特疼我,因为我最小。她有时还带着我去郊游、跳舞,还教我如何化妆和穿着打扮。我大哥知道后,特别反对我跟她来往。
川岛芳子在日本的名气可大了,有一段时间报上几乎每天都有她的消息,“川岛芳子栏”天天登她的相片。1941年,我回国后,川岛芳子刚好也在北京,这时她的名气似乎更大了。她住在东四九条,我去过一次,看到她身旁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喊她“金司令”。川岛芳子让我跟她住在一起,但我不愿意。有一次我把她惹生气了,她闯进我家大发脾气,让我向她道歉,我也忍不住和她吵起来。她可能没想到我会和她顶嘴,气得到处砸东西,甚至用军刀猛抽打我,在大哥劝阻下,她才坐上车扬长而去。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川岛芳子。1945年,抗战结束后,川岛芳子被逮捕,1948年被国民政府秘密枪决。据说她临死前挺想见我的,但我没去。我想她自己不觉悟,周围的人又不放过她,那样一种结果,对她来说也许是最好的了。
公民金默玉
珍珠港事件爆发后不久,我被迫中断了两年的大学生活,从日本回到北京自己家的那所老宅。
我关于人生的所有梦想也因为那个动荡的年代而破灭。我曾经设想自己做一名四处采访的女记者,甚至去做歌唱演员,但长辈们觉得,身为一个王府里的格格,怎么能四处抛头露面呢?我喜欢骑马和打网球,为了玩起来方便,在19岁生日那天,我剪了一个短短的男式头发。那张照片被照相馆放大了摆在橱窗里,被我一个哥哥无意中看到了,他特别生气:格格的照片怎么可以随便挂在外面让人看!
我从小对钱没什么概念,从不接触钱,也不必拿钱,要什么有什么,大了以后也不用我管钱,哥哥们早给买好了。他们从几百样里挑几样好的,拿回来给我挑,哪用得着我花钱呢?到了民国时期,开始实行记账。去东安市场逛,大家也都知道我是肃王府的小格格,我一去他们就“您随便拿”,喜欢什么就说送回家里,也不用自己带回家。到了节假日、旧历年算账,家里的账单一叠,到时自有人算账,但谁给的我都不知道。
此前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我剩下的大半生,竟会以那样一种方式度过。1948年,哥哥成了匆匆离开北平城人群里的一员,留给我的是100块钱、6个孩子,外加一个老保姆和她的女儿,一家9口的生计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我既没结婚,也没孩子,为了维持生计,我开始陆续变卖家中的钢琴、地毯、沙发、皮大衣、留声机等。为了谋生,我还给海军织过毛衣,3天1件,但还凑不够一家人的菜钱……新中国成立后,我没走,在香港的大哥寄来了一笔钱,我用这笔钱开了一家饭馆“益康食堂”,一度成了北京的名店。不久我与著名的花鸟画家马万里结为夫妇。
1958年2月初的一个傍晚,十几名警察突然闯进家里,宣告我被捕了。3个月后,我被押送到劳改队。6年后的一天,正在干活的我被队长叫进办公室:“金默玉,经过审查,现在决定判处你有期徒刑15年!”从这一天起,我被带到著名的秦城监狱开始服刑。为了不连累马万里,我主动提出了离婚。
1973年,熬过了15年的铁窗生涯,我终于重获自由,被安排在天津的茶淀农场种地养鸭,后来和农场的一位老专家施有为又组织了家庭。1979年,我给邓小平写了封信,我不是要求平反,而是想有份工作。我想我干不了体力活了,但我还可以干脑力活。不久农场来了3位同志核实情况,几天后,我等来的是来自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平反通知书。我想,我终于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公民了……
平反后,我被分配到北京文史馆做馆员。现在,我的兄弟姐妹中,只剩下我一个了。我们这一辈,男的是“宪”、女的是“显”,下一代女的是“廉”、男的是“连”,而现在这些后人有的姓金,有的姓连、廉,姓什么的都有。以前是皇上赐八个字,可以用八代人,这八个字用完了再给八个,现在也没人给排了。我们家到“连”就没了。那个曾经显赫的皇族,已是这个民族彻底翻过去的一页了……
(责任编辑:张宁宁)
中国著名哲学与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汤一介
习近平:中国将再向非方提供10亿剂疫苗 援助实施10个医疗卫生项目
纽约肯尼迪机场装有30万美元行李不翼而飞 达美员工被捕
“中国第一慈善家”之称的李春平,他一生累计捐款超过6亿,平均每天捐出70000元,而且都是白花花的现金。
五角大楼前工程师:美国武装力量与中国的技术之争“已经结束”
楚国典故“自相矛盾”
1937年9月,在日军空袭南京城,许多平民被砸死
明尼阿波利斯市酒吧保安弗洛伊德 被警察膝盖压颈一小时后在医院死亡
美国联邦侦破最大医保欺诈案 联邦司法部周四宣布,一个堪称美国历来规模最大的医保欺诈案近日被侦破,412名医生、护士、药剂师等医疗工作者被起诉,涉案总金额多达13亿美元。
中国大陸最貴分手費 崑崙萬維董事長離婚失76.5億元
特朗普:要给中等收入者减税
普京在东亚峰会上称,为支持亚太地区安全需要共同工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总书记亲吻受灾儿童脸颊体现民情
1988年;山西一私营煤矿挖出了一架ufo
你一定想不到 身家8.2亿美元的华裔总裁住在什么地方
中国科学家揭示精子对遗传使命的新贡献
美国外科医生阿费烈德发现人生的“跨栏定律”
香港马拉松牛人创骇人世界纪录 7天内7大洲跑7个马拉松
美国一巡逻员办聚会烧掉2万公顷森林 要赔5500万,亚利桑那州一名边境巡逻队员本打算和家人朋友一起举办一场聚会,却引发了一场大火.烧毁了科罗纳多国家公园近2万公顷的森林。
马航空难一案尘埃落定,国际联合调查组公布结果.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免责声明 Legal Disclaim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