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间: 4月19日 星期五
首页       美国       大洋洲       欧洲       南美洲       北美洲       亚洲       港澳       中国       国际       非洲       台湾
移民    地球
宇宙    探索
华人    奇闻
财经    影视
金融    音乐
经济    明星
军事    西医
科技    中医
历史    养生
体育    文化
教育    艺术
学术    娱乐
食品    环保
健康    生活
美食    人物
纪检    房产
法律    时尚
摄影    美容
汽车    传媒
旅游    能源
典故    民航
华北地区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华中地区  河南  湖南  湖北    华南地区  广东  广西  海南    华东地区  浙江  江苏  山东  
福建  江西  安徽  上海  西北地区  陕西  甘肃  宁夏  青海  新疆  东北地区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西南地区  四川  贵州  云南  重庆  西藏  
川普真的能命令军队占领美国的城市和各州吗?川普说,如果各州州长不召集国民警卫队“控制街道”,“我将部署美国军队,迅速为他们解决问题。”
2020-06-05 09:38:58   (被阅读 721 次)
纽约华人资讯网 2020/06/03 18:45 pm
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在美国各地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后,周一,当联邦执法人员向白宫外的抗议者发射橡皮子弹和化学气体时,川普总统站在玫瑰园里发出了威胁。
在周一与州长们的电话会议上,川普指责他们没有采取更严厉的策略来平息抗议。他向州长们施压,呼吁对暴力抗议者判处10年监禁,并将州内的种族骚乱归咎于州长们。川普说,如果美国各州州长不召集国民警卫队“控制街道”,“我将部署美国军队,迅速为他们解决问题。”
川普说:“只有在你软弱的时候,暴力抗议才会成功。而你们大多数人都很虚弱。”在川普发出威胁后,一个名词开始在Twitter上流行起来:暴乱法案(Insurrection Act)。不,这不是Netflix电视剧的标题。这是一条可以追溯到1807年的法律。目前,还不清楚川普究竟指示了哪些军事部署。在川普发表讲话之前,美国已经部署了一支小型国民警卫队协助华盛顿特区的当地警方。一些州的国民警卫队也被各自的州长动员起来。
川普部署这些军人的决定——以及他威胁要部署更多军人——引发了一系列复杂的法律问题。最主要的是:总统能够将军队用于执法目的吗?
法律是怎么说,作为宪政鼻祖,在1215年签署的英国自由宪章《大宪章》(Magna Carta)中,表示反对军事介入平民事务。
1878年的联邦法律《联邦警察部队法》(Posse Comitatus Act)以及相关修正案和配套规定,同样在总体上禁止美国现役军队——陆军、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在美国领土上执法。这项法律不适用于总部设在国家的国民警卫队,其中国民警卫队目前已被派去帮助解决目前的骚乱。不过该法律也存在重要例外,周一川普威胁要援引的便是其中的一项豁免法案,那就是1807年的《暴乱法案》(Insurrection Act)及其现代版本,这条法案最初由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签署,1808年,杰斐逊宣布纽约州和佛蒙特州的尚普兰湖地区 "处于叛乱状态",原因是该地区继续违反《禁运法》。(与川普不同,杰弗逊对叛乱分子没有提出任何贬损的称呼,而是称他们为“各色人等”。)经过多年修改,它规定:“当任何州发生反对其政府的叛乱时,如果州议会无法召集,总统可以根据州议会或州长的要求”派遣军队。
根据国会研究服务处1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在过去的200多年里,《暴乱法案》已经被使用了数十次。包括1831年安德鲁·杰克逊总统派遣联邦军队镇压弗吉尼亚州南安普敦县的奴隶起义;1871年尤利西斯·格兰特总统组织逮捕三K党成员;1957年,艾森豪威尔总统派出军队,在小石城中央高中废除种族隔离期间护送学生安全进入学校;上世纪60年代末,约翰逊总统在底特律、芝加哥和巴尔的摩部署联邦政府控制下的美国军队或国民警卫队士兵,帮助平息种族骚乱。
1992年,在被控殴打罗德尼·金(Rodney King)的四名警察被判无罪后,加州爆发骚乱,加州州长彼得·威尔逊(Peter Wilson)请求帮助平息,随后老布什(George H.W. Bush)总统下令将4500名士兵派往洛杉矶,这是美国总统最后一次援引该法。
州长与联邦之争
值得注意的是,约翰逊和布什都是应州长的要求采取行动的。因为援引《暴乱法案》引发了一系列政治和实际问题,比如当军队派遣军队进入一个州时,谁才是老大。各州倾向于依靠联合使用地方执法机构和国民警卫队,而国民警卫队是由州政府而不是联邦政府指挥的。这么做不仅使州长们能够在本州的冲突应对中保持权威,而且在法律和政治操作上也会更直截了当。例如,尽管在应对罗德尼·金事件中援引了该法,但军队实际上并没有被直接调动。联合特遣部队指挥官对《暴乱法案》如何配合《治安团法》(Posse Comitatus Act)的规定感到困惑。他发布了一项命令,禁止军队直接支持执法,因此虽然派了军队,但多次拒绝了援助请求。2005年路易斯安那州卡特里娜飓风过后,人们对联邦政府的权威提出了类似的质疑。在飓风摧毁路易斯安那州和墨西哥湾沿岸地区后,趁火打劫者肆虐,小布什总统(George W. Bush)政府认为根据《暴乱法案》,就算路易斯安那州州长反对军事援助,政府也有权向该地区派遣联邦军队。但出于政治原因,布什总统最终没有部署军队。不过他终究意难平,在2006年,国会修改了法律,以解决军队无法向处于紧急情况下的州提供有效援助的问题。这个修正案后来还是被废除了,因为所有50个州的州长都认为此举是赋予了总统单边权力,他们对此无法接受。法律会允许川普在当前形势下独自行动吗?各州州长和立法机构有权要求总统以这种方式使用军队,但直至目前,在此次骚乱中没有人这么做过。一些经历暴乱的州的州长,包括伊利诺伊州的J.B.普利兹克(J.B.Pritzker)和纽约州的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强调他们不会要求总统提供军事援助。得克萨斯州州长、共和党人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说,“得克萨斯人可以照顾德克萨斯人。”截至周一上午,23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已动员了超过1.7万名国民警卫队人员,以支持州和地方当局。不过,许多法律专家认为哪怕州长反对,川普也确实可以援引《暴乱法案》。哈佛大学法学教授诺亚·费尔德曼(Noah Feldman)说,《暴乱法案》的宽泛措辞意味着川普可能有理由“基于骚乱和抢劫阻碍了联邦法律的执行,当地警察和国民警卫队无法成功阻止街头暴力事件的发生”,从而使用该法。得克萨斯大学法学教授斯蒂芬·弗拉德克(Stephen Vladeck)也说,他认为“无论我们是否喜欢,在一些地方动用联邦军队是川普的权利。至少在部分地方,确实有多个夜晚持续发生动乱,而且人们确实怀疑地方当局是否有能力充分应对和平息威胁。”
激起反抗
凌驾于各州长之上,将美军部署到美国城市街头,无疑会引起严重的反弹。纽约州司法部长莉蒂夏·詹姆斯(Letitia James)在推特上写道:“川普总统不是独裁者,他没有权利在美国各州单方面部署美国军队,我们将捍卫和平抗议的权利,在这段时间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将毫不犹豫地走上法庭,保护我们的宪法权利。”甚至在援引《暴乱法案》的情况下,川普也未必能得到军队的全面支持。在川普最近要部署军队执行命令之后,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周三(6月3日)公开表示,他不支持使用现役部队来平息抗议活动,这些部队只能作为最后手段用于执法角色。在他看来,目前已经调用的国民警卫队“最适合”应对骚乱。“在执法任务中使用现役部队的选择只能作为最后手段使用,而且只能在最紧急和最严重的情况下使用。我们现在的形势并不属于此列。我不支持援引《暴乱法案》,”他在五角大楼的一次简报会上说。埃斯珀周三的公开讲话赢得了他的前任——前国防部长莱昂·帕内塔(Leon Panetta)的赞扬。“我赞扬国防部长埃斯珀采取目前立场,因为军方领导人几乎一致认为,我们的军队不应该被用来打击我们自己的人民,它应该被用来打击外国敌人,”帕内塔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说。
一些共和党参议员也表示,他们不支持川普援引《暴乱法案》。
“我不认为军事化是当下焦虑、恐惧和不信任的答案。这不是应有的应,”共和党籍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 周二说。周二,共和党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约翰·图恩(John Thune)告诉记者,他“更希望这些事情由州和地方当局来处理。你想要让对峙降级而不是升级。”他在周三补充说,埃斯珀做出了“正确的呼吁”。他说:“我认为,总的来说,国防部应该置身事外。他们有重要的工作要做,我们非常依赖他们。”随着全国范围内抗议活动的紧张局势升温,五角大楼发言人称,军方已将超过1600名现役部队调入华盛顿地区——包括著名的第82空降师和101空降师的部队,但没有进入首都。
不过,美联社援引未透露身份的国防部高级官员的话报道,人们在国会大厦门前进行了两天的和平示威活动后,被派驻在此的现役部队正在开始返回基地。第82空降师的大约200名士兵于星期三率先离开。其余的现役军人则将留在维吉尼亚州北部和马里兰州城外的军事基地,如果条件允许,他们也将在未来几天内撤离。
“暴力只能升级暴力”
事实上,研究人员的发现与图恩参议员的建议类似:派遣现役军队或提高军警的镇压规模,只会令对峙升级。研究人员花了50年的时间来研究抗议者和警察的行为方式,以及两者互动时会发生什么。他们发现,当警察以增加武力作为回应,比如从一开始就穿戴防暴装备,或对抗议者使用催泪瓦斯,往往会行不通。事实上,不成比例的警力是导致和平抗议不那么和平的原因之一。
西华盛顿大学(We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社会学教授帕特·吉勒姆(Pat Gillham)说,对抗议中的暴力行为的研究已有50年之久,可以追溯到1967年至1970年间成立的三个联邦委员会。三者都得出结论,当警察使用武器、催泪瓦斯、大规模逮捕和其他工具来迫使抗议者按警察的意愿行事时,这些努力往往会出错,造成暴力冲突,而暴力冲突正是警察本应避免的。例如,成立于1967年专门调查城市骚乱的肯纳委员会(Kerner Commission)发现,在委员会详细研究的24起骚乱中,有一半是由警方行动引发的。它建议警方取消“粗暴的警务策略”,并建议各城市建立公平的方式来处理针对警方的投诉。专家说,接下来几十年的研究已经发现了类似的结果。警察不断升级的武力导致更多的暴力,而不是更少。这往往会形成一种反馈循环,在这种循环中,抗议者升级对抗警察,警察进一步升级,双方都变得越来越愤怒和害怕。
“我们知道这一点,就像你知道把两种化学物质放在一起会爆炸一样,”阿卡迪亚大学(Arcadia University)社会学、人类学和刑事司法教授约翰·诺克斯(John Noakes)说。“但人们无论如何还是想要用暴力压制暴力。”“有一种心态认为‘如果我们展示武力,我们就能立即遏制犯罪活动或不守规矩的活动’,”新泽西州卡姆登的前警察局长斯科特·汤姆森(Scott Thomson)从执法者的角度分析说。“这是最原始的反应,”他说。“肾上腺素开始飙升,房间里的温度也在上升,你想再提高应对级别。但作为专业人士,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有时候,如果我们再往上走一步,就会迫使他们再往上走一步。”当然,缓和局势并不能保证抗议活动将保持和平,而且当抗议活动出现不可预测的转折时,警方很难估算出适当的武力规模。但一些执法人员和研究者认为,尝试与抗议者进行透明的沟通或许有助于增加信任和化解潜在的紧张气氛。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犯罪学和刑事司法教授爱德华·马奎尔(Edward Maguire)指出了最近的一个例子:周六在巴尔的摩,彼得·赫伦(Peter Heron)警察中尉大声念出了多起警察暴行中受害者的名字,以此安抚了人群,弥合了警察与抗议者之间的裂痕,整次示威以非常平静和平的方式结束;但就在同一天的同一个城市,市政厅外的抗议者向身穿防暴服的警察投掷瓶子,警察对人群使用催泪瓦斯,最后导致多人被捕。
国务委员杨晶兼任国家行政学院院长
美国副总统彭斯“欢迎”美国参议员挑战拜登胜选结果,以克鲁兹为首的共和党11位参议员已经表示拒绝1月6日举行的国会投票中认证美国2020大选结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总书记亲吻受灾儿童脸颊体现民情
国产新款飞行汽车亮相-2015 北京国际航空展闪亮登场
春秋典故“掩耳盗铃”
揭秘博尔特为什么跑得那么快:身体对称 膝盖骨尖
苏纳克在经济政治危机下正式就任英国首相
美国宇航局公布了一项新计划希望“捕获”一颗小行星将其
美国大选倒数一周 巴雷特宣誓就职大法官
王刚第三任妻子首现身 一家三口亮相看展览
NASA模拟小行星撞地球 天文学家坦言:现今科技无法阻止灾难,并有可能在6个月内撞击地球...........
中国唯一不许外国人进入的城市,人口仅400,城市价值却达10万亿
白宫回应美联航暴力逐客:特朗普已看到相关视频,)白宫发言人斯派塞11日在白宫例行吹风会上说,9日发生的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美联航)暴力驱逐乘客下机事件“令人困扰”。
专家:日澳加强军事联系需要中国提高警惕 印太“四国”的军事联系正在加强。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们指出,这需要中国保持警惕.............
世锦赛男子百米大战:博尔特卫冕 苏炳添创历史
古巴革命领袖卡斯特罗去世 享年90岁
特朗普推特自我吹嘘:比起奥巴马 我的移民政策更棒
邓家花园为邓宝珊上将住所(三)
同样是泰森的千金,大女儿嫁妆1000万没人要,二女儿人人想娶.身材非常的纤瘦,五官也非常精致。
突破极限失败 , 人类离马拉松2小时大关只差一点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免责声明 Legal Disclaimer
.